2018香港开奖记录真实的灵异故事


ʱ䣺2019-10-06

  一:在蔡依林的《看我七十二变》这首歌中的鬼声是在男生念完rap之后,第二段主歌开始,唱到“再见丑小鸭再见”这句歌词里, 穿插一句很诡异的鬼声,叫着一声“哥哥”, 虽然听不太出来是男孩还是女孩的声音,但是让人起鸡皮疙瘩的指数还是很高的。

  想听到鬼声的人,音乐要开的稍微大声一点,才会听的比较清楚 ,但一听到之后,你音开的多小声,那句“哥哥”会变得非常清楚,而且每次听到的感决都会不一样,让人觉得很毛骨悚然,但如果是去唱ktv的话,放心!绝对绝对听不到的,因为那句“哥哥”的声音是和蔡依林的声音是同一个声音的轨道 (专业用词叫“声轨”) 只要去除了蔡依林的歌声 是完完全全听不到那句“哥哥”的鬼声。

  所以,我想蔡依林应该不会唱到一半,又大叫一句“哥哥”吧?如果想听的话,多多注意电视播出的mtv或自己放来听吧!

  (另加的灵异MTV):不知大家看过没有《掌心》的MTV,有机会大家可以看看,好像唱到第二段的时候,他们背后那堵墙里的楼房二楼窗户里出现一个穿白色衣服的女子的样子的图像,而且窗户快速的关上。按照常理如果窗户是那个“女子”关上的,人的身体应该是随着胳膊动的,可是“女子”纹丝不动,面无表情,很是恐怖。

  先来回顾一下以前发生的,这是很早是事情,GOOLE一搜就有的----------------

  就是2005。1。20日,我同学在那里就读,打电话告诉我又出事了。吓得我一夜没睡好。东海有6幢教学楼,但死去的 N个人都出自同一楼,就是地面有白骨的,包括有女鬼飘过的事情。1月20号考完试,大多数学生都回去了,少数几个晚上打牌通宵。(那个楼以前是女生宿舍,出事后改男生宿舍)其中一个男生出去打水,回来对同学只说了一句话:厕所门口站着的那个女的是谁啊。 说完倒头躺下睡了。(男寝室从来没女生的)。第二天早,男莫名死去。学校封楼了,他父母痛哭。科学无法解释,太恐怖了,我同学说以后周六再不敢独自睡觉了,一定回家。

  二、就是嘉豪旁边的朝鲜清流馆后侧的小塔!也就是日伪时期鬼子建的满州大戏院旧址,烧死了900多人(资料来源我们消防局队史),后来在原址立了一个小塔(一说镇邪,二说纪念死难者)听说也很邪,当初有人为了扩建雇人毁塔,结果毁塔之人双双毙命。用的工具全部断头,谁动塔谁死,在新柳附近就它那一小块地空着,无人问津!

  我从来就是个无神论者,绝不相信这世界上会有什么妖魂与鬼魅。可是由于她,我不得不信了。 认识她是在去年夏天,在网上,我们聊的投机,互留了OICQ的号码之后,便渐渐的成了朋友。 她叫范晓芸,起初与她的相识到也正常,只觉得她是个内向、不大爱说话的女孩,这与她在网上那活泼、洒脱的性格孑然相对。 可是一日,事情变了。记得是在凌晨三点多钟,我的手机突然响了。 真该死,忘了关手机了,什么时侯不能打电话,偏在这会儿,我真想揍那骚扰的家伙一顿。我没去接,以为响几声就会停的,可那该死的东西就压根响个没完,仿佛在向我挑性——你不接,我就吵死你;你不接,我就烦死你。 “谁呀!三更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啊。”我是气的可以了。 “是…是…是我,呜!呜!你马上能来吗?我想见你,我害怕。”晓芸一边抽泣着一边挂上了电话。 我本不欲前去的,明天公司有重要会议,决定由谁当担下一届办公室主任,我是最有希望的继任者了。 可我又不想得罪晓芸,她是目前为止唯一能让我找到点感觉的女人。 她是不是因为一个人睡太寂寞所以……在赶往晓芸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着糊涂心思。 正当脑海里呈现出与晓芸缠绵的景象时,我已看见晓芸就站在她家的门口,脸色是那么的苍白,几乎都快看不到一丝血色了。 她呆呆的望着我,我也就呆呆的望着她。 “你一打电话我就赶来了,怎么还不上来亲我一下。”我的语气很缓和。 她还是站在那发呆,就好像没看见我这个人。 “我不…不敢……”过了半晌才从她嘴中蹦出这四个字。 “不敢什么?快告诉我,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告诉我他的名字,我保证让他看不见新世纪第一缕阳光。”我说的那么快,感觉就像预先排练过似的。 她还是没张嘴,仍旧呆呆的望着我。 “快说呀!真把人急死了。别害怕,宝贝,我在你身边,没有人会伤害你的。” “我…我…我做了个可怕的梦。”她跑上前,冲入我的怀里,紧紧的抱住我,生怕把我给丢掉。 “哈!一个恶梦而已,不要大惊小怪了,明天早上你便会忘了这事的,回去睡吧。”我感到好笑,又觉得晓芸很幼稚。 “不,我不敢再回家了。那个梦太可怕了,我不敢再独处了,我要跟你在一起,不要离开我。”晓芸把我抱的更紧了。 我已有些烦躁,深秋本就干燥,我的火气,如果眼前不是位可人儿,早就要发作了。“晓芸,听我说,梦就是梦,它不会影响你的现实生活的。你瞧,我明天还有一个重要会议要开,不要再胡闹了,好吗?” 晓芸听了我的回答后很激动,“我象是在胡闹吗?是我重要还是你的会议重要,回答我。” “你重要。”说这话时我几乎都不要经过大脑过滤,这三个字足以挽住任何女孩的心。 “那好,我要你一直陪着我,不许离开半步。” “这怎么可能,我还要上班呢!这样吧,告诉我你到底作了个什么样的恶梦?我帮你解析一下。” “我…我说出来,你可别害怕。” “吃!我会怕?” 她便把作梦的整个过程给我详述了一遍,原来在梦中有人不停的告戒她——不要回头,千万不要回头,只要一回头,便会看到可怕的东西。 “你回头看过了吗?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了吗?”我的好奇心倒是高涨了起来。 “没有,我不敢……我不敢回头看!我真的不敢回头,我该怎么办?” “这样吧,我紧紧的搂着你,你慢慢的把头扭回去,看看到底能见到什么。 我保护着你,不用害怕。“ “我还是不敢。” “振作些,大胆些。要是在大街上人家与你打招乎,你连头都不回,像话吗?” 晓芸极不情愿的,一度一度的把脖子往后方转,每往后转一度,都象是作了激烈的思想斗争而后的生死抉择。 “把头全部转过去,我一直在瞧着你转头的方向,我也没看到任何可怕的怪物呀。” 当晓芸把脖子完全转到后方时,我笑着说,“瞧,没什么吧,一场虚惊而已。该放心……” 我的话还没说完,已听见了晓芸那刺耳的近乎疯狂的惨叫。 “啊!啊!…不!…不!…啊!啊!” “怎么了,你看到什么了,我可什么也没看见啊。” “我…我看到了非常可怕的……” “是什么你到是说啊。” “我…我说不出来…总之是非常可怕的……我…我一回头,就……” “你的脑子有问题了,我马上送你去脑科医院。” “我没有病,刚才那一回头,我反到清醒了不少,我现在冷静多了,只要不回头,就没有危险。” “你让我有紧张感,你需要治病,跟我去医院。”我真不明白好好的一个女孩怎么会变成这样。 “你敢回头吗?”她这一句突如其来的问话让我不禁凉了半截,哆嗦了几下。 我原先的十二分胆现下到给她吓跑了七八分。我的身体已在不由自主的颤抖了,就连紧闭的双牙也在咯咯作响了。 我在犹豫着,到底向不向后看,我什么时候也变的如此胆小了。 不过,我还是把头扭过去了——扭向了我的正后方。 很遗憾!除了街对面闪着微光的超市玻璃外,我没看见任何让我能感到哪怕丝毫的一点恐怖之物。 我轻轻的舒了口气,把头转向晓芸的方向,却发现她人——不见了。 “晓芸,别跟我开玩笑,人吓人,吓死人的!” “我——就在——你的——后面——你——敢——回头吗?” 我把头再次扭向超市的方向,可还是没发现晓芸。坏了,我也病了! 突然,有人拍了下我的肩膀,“回头看,我在这呢。” “不要闹了,这都是你的恶作剧吧,晓芸,不要闹了。”我这时已不敢再扭头回看了。 “真胆小,我又不是鬼,你还怕我不成?”晓芸微笑着对我说。 我毅然的又一次的扭回了头,路上要是有旁观者看到这个场面的话,准会以为我在被人煽耳光。 “我看…看到了……”这话是我说的,我已无法形容当时的感觉, 我没看见别的,我只看见了晓芸:依然是呆呆的站在我的正前方,她的嘴里正一点一点的向外吐着白沫,她的脸色变的比煤炭还要黑,她的嘴唇已不再是红色,是一种无法形容的色渍,对了,简直就是透明的,还有,她的鼻孔里正喷着鲜血,血是白色的,她的面孔之狰狞,一点不亚于电影里的僵尸,她的手,也不能再称其为手了,是爪,像鸡一样的爪,她的腿,天了!她哪还有腿,她的下半身已成了一堆烂泥,上面爬着蛆虫和蟑螂。 她用那又沙哑又阴沉的声音问我,“你敢回头吗?” 我真的被吓呆了,我开始在马路上狂奔,我咆哮着,想把刚才的恐惧全都挣脱掉,可是行吗?…… 此事过去已经半年了,这半年来,我真是渡日如年,吃足了苦头,因为我在任何时候都不敢回头,每每一回头,晓芸那狰狞恐怖的全貌就会映在我的眼前,即使闭上眼睛,也无济于事,我快要崩溃了,多么可怕的女孩!多么可怕的网络啊!诸位同仁,希望你们能够相信一个垂死的人要说的三个字——莫回头。 千万莫回头——危险就在你后头!

  说这刘伯温和姚广孝俩人建了北京城,发现北京城有几口海眼,东边通到大海。最大的俩一个在京西玉泉山镇在一个大庙地下,一个在北海,被白塔镇着,还有一口在北新桥。没镇住。这镇海兽救老出来闹腾。刘伯温就跟它商量,我们要建北京城,你先进去等什么时候这桥变了旧桥你在出来。镇海兽想了想就跳进了海眼。自此,刘伯温就告诉百姓,这里只能叫北新桥,永远不能叫旧桥了。后来年头,这北新桥的海眼被动过两会,一回是RB鬼子进北京,顺大铁链子往上拉,拉了一两公里,就看底下呼呼的往上翻黄汤,还隐隐的有海风的声音,伴着腥味。RB人慌了,赶紧把链子又顺了回去。第二次是破四旧。也把大铁链子往上拉,结果根RB人一样。也全吓傻了,赶紧恢复了原貌。

  最近一次根北新桥海眼有关的事是修地铁几号线来的,新闻里还播了,说是为了不破坏北新桥的一口古井,地铁绕了多少多少公里。

  大家都知道故宫对外开放的其实只是一部分,还有很大一部分是不对外开放的。具体原因谁也说不清楚。但传说,刚解放那会,故宫博物院晚上巡查保卫的人员经常看见有种奇怪的动物,说像老鼠但特别大,说像猪又跑的奇快。人说这是皇族养在东西宫内镇宫之兽。后来好些人想抓住一两只,但这快六十年了,看见的人越来越多,却没人线)菜市口刑场

  大家都知道,菜市口是前朝的刑场。有这么一家裁缝铺子,就住菜市口,由于手艺好,生意很旺盛。时间久了就远近都出了名。就说这有这么一年,夏景天儿,菜市口外砍死了一个乱党。当天晚上,裁缝铺掌柜的睡着正香,突然发现屋里有人走动,心里一想,八成闹贼。可又一想,这贼就让他闹吧,反正我这屋里一件值钱的东西都没有。就眯缝着眼睛瞅着,这贼摸索了一会,倒也懂事出门随手把们给关了。第二天,掌柜的起床看看丢没丢什么东西,一收拾发现自己的针线笸箩不见了。就在这时外头有人喊:掌柜的快出来看看吧。掌柜的出门跟众人到荒郊一看,昨天那个斩首的人,脑袋和身子连在了一起。而且脖子上有一串细细的线痕,旁边就扔着裁缝铺的笸箩!

  菜市口斜对过儿有个鹤年堂,刀伤药出名。每次行完刑,夜里总有“人”拍门买刀伤药。后来,到鹤年堂买刀伤药也成了老北京的一句骂人俗话了。老铺现在应该已经拆了。唉~

  现在钟楼的大钟不敲了,当年敲的时候,尾音里总是带着隐隐的“邪,邪,邪”的声音。这老人就该说了:这铸钟娘娘又在找她的鞋了!

  说这皇上盖了鼓楼,就要有和鼓楼差不多的钟楼。皇上下了圣旨责成工部在三个月内铸1万3千斤大钟一座。工部就找到了北京最好的铸钟师傅。大家齐心合力很早就铸成了大钟,心想这下可以请功领赏了。可谁知皇上看了大钟,极不满意,说这么大的一口钟怎么是铁铸的,黑漆漆的真难看。下令工部务必在三个月之内铸成一万三千斤铜钟一口,如若不成,拿工部大人是问。工部大人接旨谢恩,迅速找到铸钟师傅。说要是完不了工,你们的脑袋就都没了!铸钟师傅赶紧都回去工作。可是到了最后一夜了大钟还是铸不成,因为这铜亚,不好凝结。等凝结了,这钟早就变形了,于是大家只能坐在化钟炉旁边,等天亮就是大家的死期!

  说这铸钟师傅里有个年纪最大最受人尊重的,家里有个小女儿。这天小女儿来到铸钟厂给爸爸送饭,知道了大家的事情。没想到一头冲进了化钟炉。大家一看不好都上去拦,可都晚了一步,只有爸爸抓住了一只绣花鞋。可谁知大家一看化钟炉,铜水变成了另一种颜色。大家齐努力,竟连夜铸成了大钟。

  至于说后来,铸钟厂拆了在原址盖了一座铸钟娘娘庙,现在好像也拆了鼓楼后面就放着那口不用的铁钟。

  还有,你们知道为什么万寿山上要盖个佛香阁吗?说当年皇上想在海淀这片风景秀美的地段造大园子。最早是乾隆皇上,人家说这万寿山下是个古墓。是明朝某个王妃的墓,动不得。一是由祖宗入关后的遗训,说是前朝墓地的一草一木都应保护,因为咱们旗人入关时,是从李自成手里得的天下,跟前朝没那么大的仇恨。二号称这妃子当年可不是善主,她的墓动不得!乾隆爷听了,说怕什么,给我挖喽。底下人哪敢不从,当然只能挖,谁知一挖挖出了乱子。乾隆爷亲到现 场一看墓的大石门已被挖开,可是门里面刻着八个大字:你不动我,我不动你!!乾隆爷一下就吓坏了。赶忙命人把土都盖回去,并在万寿山上盖一大庙镇 住着不冥的鬼魂!这就是佛香阁了!

  说相声的姜x、李xx你一定认识吧!他们俩都住在这个小区里,只不过姜x家远些,已出了劲松东口,而李老家仅与我家隔三座楼,那是一座五层高的普通红砖居民楼。

  84年左右北京发生了件大事,当时人们、尤其是住在劲松附近的,个个都是人心惶惶的。大家都在传说李老住的那幢楼闹鬼,每当天黑,一进那个楼门,就能听到凄惨的哭声,在你耳边萦绕,并可以看到周围鬼火闪烁,而楼道里的照明灯也忽明忽暗,足已吓破人胆。而到了夜深人静家家进入梦香时,门外却热闹非凡,聊天儿的、搬东西的、打架的、骂孩子的声音都清清楚楚,但当人们打开房门,声音骤停,只留下探头观看的邻居面面相觑。

  当时那座楼是新建不久的,搬进去的住户只有一半左右,发生了这件事,楼里的住家又纷纷搬走了,只剩下空楼。奇怪的是人搬走了,鬼好象也跟着走了,整个空楼安安静静的。于是有些实在没房住的人家又悄悄搬回来了,开始几天平安无事,直到那天,有一个老太太晚饭后溜弯回来,上了楼梯看到有个披着长发的女人在自家门前站着,老太太纳闷,不认识呀,便问那个背对自己的女人找谁。问了二遍,也没有回应,老太太便一边叫屋里老伴和儿子的名字,一边上前拉她一把,想把她推到一边自己进屋去。女人被拉了一下就慢慢地转过身来,就着楼道昏暗的灯光,老太太看见了她的正面,吓叫一声痪在地上晕过去了。她的家人听见叫声来开门,看见母亲不醒人事的躺在地上,马上把她送到医院抢救。老太太醒了以后还吓得混身哆嗦,断断续续地说了事情的经过,原来那个女人转过身子,老太太看见她的那一面也是个长发披肩的背影!可怜这个老太太被吓得不能下床了,还整天疑神疑鬼,絮絮叨叨不知所云,最后只好被送回乡下老家休养。

  北京的330路车当初是颐和园开住香山的公共汽车,大约是92年,有一个晚上的330末班车,一个小伙子上来了做在车里。左右一看,这个车里很空,只有司机,售票员,和两个坐在一起的乘客。这时下一站到了,上来一个老头,然后车就缓缓的开动了。刚过5分钟,这个老头就走过来一把抓住小伙子的衣领说:“你刚才骂我干什么?”小伙子:“我没有骂你呀?”“你骂我还不承认,这事没完,你得马上跟我下车,这事没完!司机马上停车!!”司机没办法只好停车。老头和小伙子下车后,小伙子就问这个老头:“你有病呀,谁骂你了??”

  上个星期五,他一如既往的第一个挤上了车,占了靠窗的好位子,可是大约因为是周末的原因吧,那天公车上人特别多,先是一个老太太站在他旁边,他故意假装没有看见,坐在他前面的一个年轻女孩子给那老太太让了座,警报刚刚解除,上来一个大肚子的孕妇,又好不好的站在他的旁边,他一边在心里嘀咕,肚子都这么大了还出门乱跑,真是的,就算一定要出门,也可以打车嘛!为什么还要坐公交车,还一定站在我旁边,我还有好几站才下车,我不会让座的!一边用手拄住头假装睡着了。

  那天街上的交通特别的混乱,车子也开得有点猛,那个孕妇紧紧的抓住扶手,可还是东倒西歪的,终于,前面那个老太太实在看不过眼了,叫那个孕妇:“来,到我这儿坐吧!”虽然闭着眼睛,他仍感觉到全车的人都在鄙视的看着他,可是已经装了这么久,还是得继续装下去。就在那个孕妇就要走过去坐下时,一个中学生骑自行车抢行,眼看公车就要撞上去了,司机一个急刹车,车子剧烈的颠簸了一下,车里的人都向前冲了一下,而那个孕妇由于身子太笨重了,一下子摔到了车厢的地板上,血很快就顺着下身哗哗地流了出来,“快,快送她去医院!”不知谁喊道。司机也发现出了事,连忙拐弯,准备去医院,可也有人小声议论,说什么还有急事,能不能先下车,小李也跟着喊道:“就是嘛,叫救护车好了,干吗还要耽误大家的时间!”司机犹豫了一下,掏出手机打了120,由于是下班的高峰,堵车十分严重,等救护车来了,已经是二十分钟后的事了。

  第二天,报纸上刊登了这样一条消息,“昨日本市一辆公交车急刹车时一位孕妇摔倒后造成大出血,由于交通堵塞,延迟了治疗时机,孕妇及腹内胎儿双双死亡。。。。。。”小李读到这里,心里也闪过了一丝内疚,不过,前面已经提到了,他是一个自私的人,所以,这种内疚的感觉并没有持续很久,他又恢复了以往的生活,只是,他从此不再坐靠窗的那个位子。

  一个月后,又是一个星期五,小李本来已经到了公司楼下,可又想起来从公司偷拿的垃圾袋没有拿下来,于是他又返回去拿,到了楼上,又去厕所把用剩的厕纸也拆了下来,装到口袋里,这样一折腾,他出来的就比平时晚了一些,刚到楼下,刚巧碰到了以前的同事,由于两个人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两个人就一起到附近的小酒馆吃了点饭,还喝了几杯,小李本就不胜酒力,在门口让风一吹,更有些头晕,同事问他要不要打车走,他说:“没事的,还有末班车呢!”就转身往车站走。

  远远看去,车站正好停着一辆车,他跑着追过去,由于喝了酒,脚步有一些踉跄,也比平时慢了不少,可那辆车也很怪,似乎在等着他一样,他刚一上车,车就开了。

  小李四下看了看,虽然是末班车,但车上几乎已经坐满了,只有靠窗的那个座位,还没有人座,本来他也不想去坐,可是头实在晕的厉害,只好凑合着坐下了。

  车子无声无息的开着,车上的乘客也都很安静,车子到站了,上来了几个人,小李醉眼朦胧的看了一眼,怎么全是孕妇?马上有人给这几个孕妇让了坐,车子继续往前开着,又到一站,又上来几个孕妇,车子还在开着,小李惊异的发现,现在车上除了他之外,全部都是孕妇,他小心的往司机的座位看去,天哪,连司机都是孕妇!他吓得汗毛直立,直想下车,看看外面,还有六七站就要到了。他揉揉眼睛,再看看司机,他不由得笑了,笑自己神经过敏,那哪里是孕妇!明明是一个中年男子,只不过中年发福,肚子很大而已!

  小李安心的坐下来,就在他快要睡着的时候,车停了,又上来一个孕妇,红色的泡泡纱裙子,好像有七八个月那样的肚子,小李又不困了,这个孕妇好面熟!而她,偏偏走到小李身边,站着,手里牢牢的抓着扶手,小李又故伎重施,假装看着窗外,突然,他发现那个孕妇忽然站在了窗外,她的双脚离地,就在玻璃外飘着,小李的头发都立起来了,他连忙回头,却发现那个孕妇还在他身边站着,他松了一口气,原来是影子!

  车子还在继续开着,小李忽然发现好像不对,外面已经没有灯光了,漆黑一片,他把头贴在车窗玻璃上往外看,可还是看不清到底到了哪里,这时,那个孕妇开口了:“你到哪里下车呀?”

  “那一站早就过了,你坐过了!”那个孕妇的声音突然变得阴森森的,“你为什么不下车?你是不是一定要坐在座位上?”

  小李还未开口,发现那个孕妇的脸变得越来越白,嘴角、眼角和鼻孔里流出红红的血来,那血慢慢变成了黑色,小李吓得往车窗那边退去,却发现车窗上也有一个孕妇,2018香港开奖记录只见她伸出右手,那手上的指甲慢慢变黑变长,变得像五片利爪,她用手把自己的肚子剖开,从里面掏出血肉模糊的一团肉来,他依稀看到那是一个已经成了形的男婴,只听那孕妇凄厉的声音:“是你害死了我们母子!是你!你不过为了自己多坐一会儿,就害死无辜的我们!我们家里穷,我下岗了,老公身体又不好,为了省钱,每次去医院检查我都会坐公车,是你!是你害死了我们!你不但害死了我,我的儿子,我的老公也因为你病得更重了,他也快死了!我们一家都是你害的!118图库彩图118论坛现在,我要你偿命!”随着她凄厉的声音,那个男婴也发出:“咕~咕~”的声音,小李大叫一声,就再也没有声息了。

  第二天一早,在一个废车场,有人发现了小李的尸体,他的双眼突出,嘴张得很大,显然是在临死之前受到了很大的惊吓,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坐在那辆已经报废的公交车上,经法医鉴定,他是死于心急梗塞。而据发现现场的报案人说,就在那辆报废的公车上,小李座位旁边的车窗玻璃上,有鲜血写成的一行大字:“看你以后还敢不让座!”

  据说,在老城里新安一侧,有一座老院子,好多年了!住在里面的人经常传说里面不干净,有一年一个外地留天津的师范毕业女生被分配到了中山中学,就住在这个大院里,一年夏天,她晚上出来收衣服,女教师在雨中看见一对母子,母亲跪下为孩子擦脸,教师想把雨伞拿给母子,但走近一看,竟见那对母子眼耳口鼻不断流出泥沙。

  听说那里在一百年前,那里曾有被家人认为“不贞”而抱着孩子跳井的一对母子!

  天津日报大厦位于中环线与大沽路、尖山路的五*路口中,周围是滚滚的车流、楼又很高,格局深沉,形成五方聚鬼之势。很多冤魂、野鬼进来之后,就被困在楼中。因此经常闹鬼,据说,晚上常能听到哭声,电梯经常在某一层楼停下自动打开,里面却没有人,据说是鬼在乘电梯。楼内人心惶惶。

  河西区龙江里的一个女青年娜娜收拾房间时,看到柜子里的一个布娃娃已经很旧了。于是随垃圾一起扔进垃圾道。

  晚上睡觉的时候,梦见一个女孩走近她的床,忽然伸出双手来掐她的喉咙。就在娜娜感觉自己快要不行了的时候,掐她喉咙的双手,渐渐松开了,一颗眼泪滴落在娜娜脸上,“为什么要抛弃我!”那女孩含泪说道。

  天津东丽区有个东丽湖,一年夏天三个写生的美院学生溺水,当地人便组织人来打捞死尸,结果那个暗熟水性的当地人也不知所踪,过了几天,但地渔民用渔网打捞上四具死尸,那个暗熟水性的当地人,两条腿上,腰上各被另外三具尸体抱的紧紧的,那三具尸体就是溺水的三个美院学生!那个当地人下水距他们溺水已经7个小时,按说他们早就死了,又怎么抱住那个当地人的了?

  南开某小区的一个楼内,每到星期五的深晚,楼道内就传来清脆而缓慢的高跟鞋声。似乎有人反复在楼道内走上、走下。谁会半夜在楼道内徘徊呢?打开门,却看不见人。

  几年前,有个年轻女子,在一个星期五的夜晚,想自杀,在这个楼道内徘徊许久,终于鼓起了勇气,走到顶层后,一跃而下…。

  天津人有夜晚在十字路口,给逝去的亲人烧纸钱的习俗。一人行路时,无意间将痰吐到一堆尚未完全熄灭的纸灰上,忽然地上的纸灰纷纷飞起,直扑此人的口鼻,直到堵死,此人窒息而死。

  还有一人右脚踩在一堆纸灰上,鞋子仿佛被沾住一一样,动弹不得,无奈只得将脚拔出,弃鞋落荒而逃。


友情链接:

管家婆彩图自动,管家婆彩图,管家婆彩图大全,六盒宝典管家婆彩图,香港管家婆玄机彩图,香港牛磨王管家婆透蜜,六和彩管家婆彩图大全。